一个老医生的四十年

发布于:2018-05-09 17:18:00


40年前,看病仅有的老三样“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表”,到如今的血气分析仪、四维彩超、螺旋CT等先进检验手段;从患病要长途跋涉进城找医生,到在家享受签约家庭医生上门服务;从看病远看病难,到覆盖城乡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立……四十年沧桑巨变,我国已从过去那个现代化的“跟跑者”,变成了全球瞩目的领跑者,在各行各业都在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中,医疗卫生领域更是“脱换骨”,为高速发展的中国撑起了国民健康的“脊梁”。

 作为一位到今年从医整整40年、全程见证改革开放巨变的老医生,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心内科原主任王伟的工作经历,便是成都医疗卫生事业变化的一个缩影。

一位成都老医生的四十年

 初见王伟医生,是在市三医院心内科的诊室里。虽然已退休,但王伟医生作为一级专家仍年年返聘,一周不仅要上4个半天门诊,还要查房,培养年轻医师,每周还要去都江堰的医联体医院帮扶。“老病人爱找我,新医生需要指导,既然医学事业还需要我,能干多久我就干多久,”王伟说。

 虽然历经40年沧桑,但她对最初迈进医学大门的岁月仍然记忆犹新,“把那时的医疗条件跟现在一比,没法不感慨这40年翻天覆地的发展。”1978年,刚从医学院毕业的王伟进入市三医院工作,诊室小、床位少这些硬件条件自不必说,让她感触最深的还是医疗理念和技术的落后。当时大多数医院连专科都还没细分,她工作的科室叫做“大内科”,几乎什么内科病都看。“当时群众看似没有‘看不起病’的困扰,医院里只要几分钱就能挂号,买药也不贵。但实际上呢?比如看个冠心病,能给患者做的检查手段只有心电图和一些简单的化验,能开的药长期也只有四五种,治疗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急救手段和群众健康保健意识也比较缺乏,病人一旦发生心肌梗塞,治疗的方法非常有限,死亡率非常高,几乎没有治疗机会。”

 王伟说,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差距——上世纪70年代在发达国家,已普遍能开展心脏搭桥、支架手术,新药物、新技术也在不断出现,但在追赶学习无门时,也只能“望洋兴叹”。

 所以,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像王伟一样的中国医生们终于迎来了成长的机会。“当时没有互联网,学术会议、医学期刊也很少,咋学习?我还记得那时只要有人去外地或出国开会,连行李箱里都不装衣服、不买东西,全都腾出来尽可能背书、背杂志回来,就为了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让同事多学点儿。”

 不仅学习现代医疗技术,也学习现代医院管理方法。从上世纪90年代起,市三医院陆续安排领导和各科室负责人“留洋”,探索学习现代医学的治疗新理念新方法,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改革之路。

 如饥似渴地学习换来的是飞速的成长,从1983年市三医院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成立,上世纪80年代末支架、起搏器植入等手术能成熟开展,到如今市三医院连续成立心衰中心、房颤中心、胸痛中心。就冠心病急性心肌梗塞的病人而言,能在“黄金3小时”内把急性心梗病人送进导管室,开展介入治疗介入治疗后的药物治疗,康复治疗,个性化精准治疗的方案选择,让病人有生存的希望,还要让病人活得有质量,有幸福感,对社会有贡献。这是40年理念的飞跃。

 在王伟医生的眼中,经历改革开放40年后,中国医疗水平不仅全面追赶上了世界的脚步,而且由于人口多、患者资源丰富等优势,无论是新技术、新药品,还是康复、医学伦理以及卫生经济学方面的探索,中国医疗界都是全球研究瞩目的焦点,中国能参与其中,也有话语权。“作为一个中国医生,是很自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