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玲:不想让妈妈看到伤痕 每次视频都“耍心机”

发布于:2020-02-11 17:18:11

32岁的郑永玲在护理岗位上已经工作了11年,作为心内科CCU的一名护理组长,这次她一如既往地冲在了相应支援号召的前线,“我都是‘老人’了,我都不去哪个去,未必让年轻娃娃些冲前面啊?”

虽然早就做好了战疫支援的准备,但是相依为命的母亲却并不能理解。为了让老人家尽早做好心理准备,1月底开始,郑永玲就给妈妈“打预防针”。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听说自己可能要去疫情一线支援的时候,一向坚强的母亲竟哭成了泪人。

“爸爸去世的早,妈妈就是家里的支柱,我都没看她哭过。”妈妈的反映,让郑永玲有些始料不及,因为在她看来这不过是身为医务人员的一种再正常不过的选择。“如果你在那边出了意外,我一个人咋办?或者我出了啥问题,你又咋办?”近年来因为心脏不太好,老人家很看重和女儿的近距离相处。她不能理解女儿的“狠心”,甚至一度“威胁”说要到医院“找领导评理”。

一连几天,但凡说起要参加支援的事情,妈妈就会泪流满面。这一次,郑永玲着实感受到了妈妈坚强外表下藏着的脆弱,“我是专业人士,咋会出事嘛,你放心,我保证会完完整整的回来!”

2月1日,正式接到出发通知的郑永玲赶紧收拾行李,妈妈在一旁也是默默帮忙。“耶,今天咋不哭了喃?”看到妈妈支持自己的决定,郑永玲一边笑一边承诺,“妈妈,我保证每天都跟你视频,让你看到我平安无事。”为了避免妈妈送行时情绪大幅波动,第二天她独自背上行囊踏上了战疫的道路。

到了武汉之后,郑永玲的确每天都会遵守承诺给妈妈视频连线。只是在聊天时,她都会耍点“心机”:把电话放桌上,自己则在一边晃来晃去,一会儿假装在打扫,一会又装作在消毒,反正就是不让妈妈看清自己的脸。这是因为,连续佩戴防护用品之后,她的脸和脖子都出现了伤痕,“老人家万一看到了,肯定又要哭。算了,不能让她担心。”

郑永玲说,她很庆幸能参与这次一线救援工作,一方面让她能够作为白衣天使尽责,一方面是让她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思考。“我们接收的都是重症患者,他们的眼睛里都是对家人的眷恋。”看着一群和爸妈年纪相仿的患者,她也更加明白了特殊时期下的妈妈为什么会脆弱,“妈妈,等我回家,往后余生我都会照顾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