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外科医生:一个用手术刀救命于水火 一个用科研预判癌症

来自:党委办公室 发布于:2018-08-09 10:27:00

    今年的8月19日,将迎来首届“中国医师节”。关于医生的故事,在这个时候尤其值得我们关注。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市三医院两个外科医生的故事。一个是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罗勇,他的冠脉搭桥手术量稳居全省第一,精湛的手术技艺让一个个被判死刑的患者起死回生;一个是乳腺甲状腺外科博士王浩斌,他是科研高手,正在进行的肿瘤液体活检这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有望让胰腺癌和乳腺癌患者得到更好治疗。

   这两名外科专家的故事,充分显现出“大医”二字的分量。

罗勇:为全省多家医院心内科作后盾

   前不久,一个冠心病患者在某县级医院做了支架手术后,乳头肌突然发生断裂,出现咯血、心衰等情况,若不马上实施冠脉搭桥和心脏瓣膜置换手术,将性命不保。救护车拉着病人向市三医院呼啸而来。提前接到抢救电话的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著名专家罗勇开辟绿色通道,病人直接被送进手术室。经过近5个小时的紧急手术,病人终于转危为安。

   这仅仅是罗勇每年抢救的若干名被判“死刑”的患者之一。如今,高血压的普发导致冠心病发病率居高不下,需要安装支架的患者越来越多,心脏介入手术发展也因此得到推动,很多县级医院也能做心脏介入手术。尽管是微创介入手术,但其中仍可能有风险发生的可能,例如血管破裂、动脉夹层等等。如果一所医院没有强大的心脏大血管外科作后盾,一旦遇到这些意外情况,患者将面临生存考验。如果一家医院的心外科和心内科不能同样强劲,在出现突发状况时多数只能上转至条件更好的医院。市三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由此成为全省众多医院的后盾,成为他们的“编外科室”——因为罗勇和他的团队常常能够救命于水火。

   两年前,一名台湾游客在九寨沟旅游时发生心梗,当地救护车紧急送往市三医院。由于血管阻塞严重,心脏介入安装支架已无法解决问题,患者转入心脏大血管外科。但家属对成都市的医疗水平不放心,专门打电话给台湾的家庭医生,这名医生在听了罗勇的手术方案后表示:“放心让他们做吧,这方案是最优化的。”该患者由此得救,也对成都市的医疗水准刮目相看。

   去年,双流县一名47岁的女性患者出现主动脉夹层,导致左心室破裂,当地医院迅速将其转送到市三医院。像这种心脏破裂能救活的案例非常少见,但在罗勇手下却成功了,为此该患者成为罗勇永远的粉丝。

   罗勇操刀的冠脉搭桥手术和非体外循环冠脉搭桥(就是在心脏跳动下手术)手术量,达到西南地区的前列。“我们依托的是医院的整体综合实力,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底气为省内的医院作后盾。”罗勇说。

王浩斌:用科研为癌症患者健康护航

 

   同样作为市三医院的外科医生,罗勇用的是手术刀为患者提供安全保护,而乳腺甲状腺外科的“80后”年轻博士王浩斌不仅仅有一把手术刀,还有一个利器,就是科研。

   王浩斌是市三医院外科序列中首个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人。几年前,他在德国海德堡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就跟随导师对肿瘤液体活检进行探索,到市三医院工作后,他没有中断这项研究,而且成功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研究项目。

   肿瘤液体活检研究主要针对胰腺癌和乳腺癌患者,“癌症需要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而早期诊断以及预测复发转移等都得依靠活检,有没有更简单方便、让患者痛苦更小的方式呢?”王浩斌说,该项研究就是取病人的外周血,通过监测血液的指标来实现肿瘤的早期发现以及术后复发的可能等,“我的研究目标就是想对相关癌症实现预判,包括是否复发、是否转移等,进而实现提前干预。”王浩斌很忙,几乎没有休息日,白天上门诊、手术,晚上学习、做科研,周末还要参加学术会,就连实验都是见缝插针般抽时间。对此,他甘之如饴,“提升技术和学术,出发点都是为了解除患者的痛苦,我愿意为此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市三医院致力于‘办一所有温度的医院’。想让病人从‘温度’中感受到温暖,对医生来说既有压力,也是动力。”市三医院院长徐俊波表示,技术与研究的同步走,才能让病人在治疗中着实体会到“温度”,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唯一的路径就是不断奋斗、攀升、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