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内外科联合成功治疗一例起搏器术后过敏伴反复感染

来自:本站 发布于:2010-08-27 15:09:00

                                                                   心血管病研究所/王春彬

    胥文林,女,在刚过30岁的时候,因患有重症心肌炎、三度房室传导阻滞导致反复晕厥,依靠起搏器维持生命至今,由于当时医学发展水平所限,只能植入单腔起搏器。55岁的她已经进行了4次起搏器更换手术,在去年又到了更换起搏器的时间,按常规应更换对改善心功能比较有利的双腔起搏器,但患者属瘢痕体质,反复在同一部位切开的起搏器伤口愈合缓慢,曾发生过伤口经久不愈并发感染,而且由于目前没有拔除起搏器旧电极的技术,因此在同一血管内留置了四根旧电极,这些电极已造成血管堵塞、心脏瓣膜返流导致浮肿;加之患者近年又患上了“甲状腺功能低下”,这对本已难以愈合的创伤无异于屋漏偏逢连夜雨。但是有一个幸福家庭的她对生命有着无限的渴望,特别是5.12地震劫后余生,她对未来仍充满着无限憧憬。
    患者22年前在我院安置第一台起搏器的时候,就曾经发生过伤口感染,经过医生耐心处理后治愈,当时的医生就给了她一个承诺,无论她发生了什么问题,只要是来三院心内科,一定给予最好的治疗,如今20多年过去了,第一个给她安置起搏器的医生早已退休,当年的年轻医生也已经成就为有经验的医师,但承诺却没有变。
    但是,最让医师感到棘手的问题是如何置入新电极,因为面对其完全闭塞的血管,通过穿刺或静脉切开都是徒劳的,哪怕再植入一根(单腔起搏器)新电极都不可能,更不用说要再植入两根(双腔起搏器)电极了。不仅如此,原有的多根旧电极如不尽早取出,则患者的心功能状况及全身浮肿无望改善,还有可能导致血栓、中风的危险。
    医院组织心内外科医师对该病例进行多次讨论,拟对该患者施行“嵌合手术”的各方面进行了充分的论证及准备工作,拟行术式为体外循环支持下右心房切开术+原有起搏电极取出术+经锁骨下静脉穿刺起搏电极导管置入术+心内电生理检查术+右心耳及右心室起搏电极置入固位术+永久起搏器置换术+起搏器切口清创术。
    2009年10 月20日,心内科心外科联合顺利实施“嵌合手术”。原先极高的静脉压逐渐下降,原来机械的单腔起搏升级为双腔房室同步起搏。摆脱了多根废用电极的困扰,心脏恢复了自然有序的节律,患者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然而好景并不长,患者的这种轻松并没有持续好久,起搏器伤口仍然愈合不好,在今年出现伤口感染,起搏器及导线外露再次入院。经过心脏内外科医生会诊反复讨论,考虑患者为起搏器排异反应伴伤口感染,需将起搏器重新消毒更换位置深埋植入并在局部使用激素抗过敏治疗。患者因多次更换起搏器和开胸手术,双侧胸前已是伤痕累累,找到合适的位置已很困难,加上心脏内部的几根无法拔出的起搏电极,找到合适位置安置新起搏电极也甚是棘手,这种病例在国内较为罕见,对我院来说是一个严峻挑战。为了能够植入新的电极,最好还是取出陈旧的起搏电极,但是这在业内是一个风险很大的事情,弄不好会引起心脏破裂,在充分征求患者及家属意见后,为了给患者最好的治疗,医生们愿意为患者生命承担这个风险。先给病人安置心脏临时起搏器后,在心外科行永久起搏器取出术,起搏电极剪断取出术。起搏器送回厂家充分消毒后返回心内科,在患者左侧位置行起搏器深埋局部抗过敏治疗,手术十分困难,但顺利完成,最后患者伤口愈合良好出院。
    给每一个患者最好的治疗,负责到底,不舍弃任何患者,不放弃生命的机会,这是我院医务人员不变的承诺。为了这一个不变的承诺,我们可以彻夜不眠,我们可以流汗流泪,我们可以承担手术风险,因为任何辛劳和付出比起病人的生命健康,都是微不足道的。医院和科室有这样的文化内核,对生命的无限敬畏和责任,才有发展的根基,才有壮大的可能。